小小梦魇2讲的是什么?小小梦魇2深入解析

时间:2021-02-19 16:14:24 来源: 游戏机实用技术 头条号


大家好,很高兴春节期间连续两天和大家聊《小小梦魇2》,昨天笔者在评测的同时也初步解析了游戏的关卡和角色,今天则围绕游戏的剧情和世界观来和大家聊,这部分由于更深入地涉及了剧情,因此也难免会涉及剧透,大家阅读时还请注意。

你代入了吗?

关于游戏的代入感,本应是评测内容之一,放在这里作为开头,是因为强烈的代入感是游戏让玩家纠结的主要原因。初代中,柔弱的小六在玩家的操作下灵巧而聪明地避开一个个致命的危机,期间无法不萌生感情,甚至很多玩家将小六称作女儿,然而感情投入得有多深,最后被官方捅刀子时就有多痛。

Mono和小六不同,首先和多数玩家性别重合(毕竟游戏玩家中的男女比例一直比较失调),而且和大多数小男孩对自己的认知一样:帅气拉风(风衣)、勇敢、冷静、有担当、碰到势均力敌的对手还会暴力解决。更甜的是,游戏还给Mono安排了一路随行、可随时牵手的小女孩小六——这都没代入感,对得起自己么?然而和前作一样,游戏中将自己代入得有多深,最后被官方捅刀子时就有多痛。而且这次由于涉及到了伙伴背叛,也让人更加纠结,便和Mono一起去寻求完全的解决方案,以迎来完美结局。可惜最终并没有,Mono继续将自己封闭在信号塔内,玩家则只能期待捅刀子手法越来越精专的眼镜猴工作室能在未来的DLC或新作中能给出个欣慰的结局。

是噩梦也是梦魇

游戏原名中的“Nightmares”既可以被翻译成噩梦,也可以译成梦魇(而且还是复数)。两个词在汉语中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噩梦指的是内容恐怖的梦,大家都不陌生;梦魇则是睡眠中意识清醒但肢体神经还在睡眠而发生的身体不听头脑指挥的状态,一般发生在手压迫胸腹而被迫醒来时,或过度疲劳躺下后(熬夜党应该都有过),这种状态下的人会非常无助,不少人在梦魇时还会伴随有诸如床边黑影的噩梦,因此还有“鬼压床”的俗称。

从整个游戏的环境来说,灰黑的色调、模糊而怀揣无端恶意的陌生人、来自于现实而扭曲化的BOSS,这些无疑都是“噩梦”;但梦魇发生时强烈的无助感也会在游戏中逐渐出现并且越来越强烈:无论是初代的小六在饥肠辘辘时面临的无奈选择,还是本作中Mono砸坏八音盒救出小六却致使友谊破裂的双输选择,都让人感到非常无力。

小男子汉Mono

昨天对BOSS的解析中提到,他们其实是孩子们在现实中害怕的大人群体在噩梦中的具象化。而从对这些BOSS的塑造来看,Mono应该不是一个太小的孩子,在他的眼中(或者说梦中),那些来自于现实的可怕角色往往都有另一面:执着于自己这一片不能有活物的凶残猎人,曾经专设一个房间来纪念一家团聚的日子;恶魔般无处不在的老师尽职尽责,独处时甚至弹起优美的钢琴曲。而他对医院的恐惧也不是扎针而是手术室和太平间,对女生也已有朦胧青涩的好感……可以看出,Momo是一个能以多元化的视角去理解大人、开始去思考死亡、开始在意异性、会为自己的执念闯祸也会为拯救伙伴挺身而出的小男子汉,甚至游戏中他那一身比较成人化的风衣,也是Mono对自己小大人身份的自我认知。

当然,也不排除游戏流程本身是已经长大的Mono(瘦男),对童年时那段不甘的经历,反复做的一个试图找出解决办法却始终无果的噩梦。

瘦男到底是谁?

这里来(尝试)填昨天的坑,继续分析瘦男这个人。虽然从攻关顺序上看异变小六是最终BOSS,但事实上导致这个世界如此混乱的元凶是瘦男。按照官方描述:瘦男在这个荒凉的地方进行无尽的旅行,在阴影中徘徊,寻找着什么,并通过传送塔向整个城市传送让人窒息的电波,这些电波让整个苍白之城的人们都陷入了极度病态的执着中并因此扭曲。

在战胜他之后,玩家们本以为他和前面的猎人医生们一样是一个比较棘手的BOSS,但通关后Mono长成了瘦男,直接引发了玩家们对瘦男身份的猜测,包括初代开始时的吊死者、Mono的父亲、Mono自己以及一个独立的BOSS等。

吊死者的推测来自于二人的身材比例很像,甚至瘦男歪脖子的形象也很像是上吊。不过放在一起比较,瘦男似乎胳膊更长手也更大。

Mono父亲的身份也是基于前一个推测,并叠加了网上流传的据说是官方公布的吊死者脚下的遗书内容,遗书中指明吊死者是Mono的父亲,而瘦男是Mono父亲的影子(或魂魄)。但笔者没有在官网、官推以及官方脸书这些平台上看到过,因此也无法确定这遗书的出处是否为官方。

Mono自身的猜测就是来自于通关画面,毕竟大家眼看着Mono长大成为了瘦男,接下来的剧情也说得通:对小六放手的纠结也让他的执念通过信号塔影响了整个城市,一次次地试图重来(或反复在梦中重来),试图给那份遗憾以一个完美的结局,但始终未能如愿……然而这也出现了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没有扭曲世界的冒险何来遗憾?没有遗憾又为何会有扭曲世界和发生在这里的冒险?

因此一定要给出一个逻辑缜密的猜测,就是Mono之前也有一个瘦男,因为深陷自己的执念并通过信号塔让整座城市的人都陷入过度执着的扭曲状态。然后发生了Mono打败瘦男、救出小六、被放手后陷入了不甘的执念中成为新的瘦男这一系列的事……

不过瘦男为什么要抓走小六?而不是像对其他孩子(失灵碎片,后面会专门说)那样被当场杀死?还让她留在信号塔顶并给予她喜欢的八音盒?如果是一个普通的BOSS显然说不通,但如果这个瘦男就是长大的Mono就好理解了,他后悔砸掉小六的八音盒、不想继续失去小六,因此他选择让小六留在身旁,并用他强大的执念影响力,用八音盒让小六长大(其实是畸形的巨大化)并留在自己身边。但这同样会陷入先有鸡先有蛋的奇怪循环……(扶额)。

Mono的噩梦救赎之旅

长大的Mono希望能给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他用自己电视穿越的能力(或者是做噩梦),让童年的自己回到那个扭曲的世界重新冒险,并期待在合适的时间把小六带回自己的身边。然而那个重新冒险的自己并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善良又自负的童年Mono坚信小六被眼前的瘦男异变成了怪物,唯有自己才能拯救她,于是长大的Mono(梦魇状态)和儿童Mono(噩梦中状态)在扭曲的城市对决,成人Mono在失望、无奈或许还带着些许侥幸的种种纠结情绪中,败给了坚毅自负的童年Mono。

接着童年Mono用小六原本信任的呼唤让小六靠近自己,以此拿到锤子砸了八音盒,导致小六感到背叛,在最后一刻被还之以背叛,让童年Mono重新陷入纠结,在愧疚与不甘中长大为又一个瘦男,让自己继续重复与小六同行的冒险(或噩梦),试图去给自己给小六一个迎来完美结局的救赎,却让自己陷入清醒但完全无助的梦魇中。

只有我才能救你!

打败瘦男后的童年Mono迎来了自己的最高光时刻,扭曲城市恢复了正常,他成功拯救了世界,而接下来他还要去黑暗塔顶,将深陷八音盒音乐执念的小六解救出来,演绎一段“英雄救美”的故事,然而却只留下新一轮的遗憾。

童年Mono拯救小六很好理解,成人Mono为什么要抓走小六?或许这本来就是长大后他的选择:不再去破坏小六的八音盒,让她就在自己的身边,安安静静地享受八音盒的音乐,然而对小六的不舍、不甘与执念却最终让他败给童年的自己;而在童年Mono看来,沉迷于八音盒的小六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变异怪物,只有他,才能拯救这个手牵手一路走过无数艰难险阻的女孩。

大小Mono都对小六有着强烈的占有欲,长大后的Mono将小六留在身边让她静静享受自己喜欢的一切,甚至让她也长大;童年的Mono则坚信只有拯救了世界的自己才能拯救她,尽管选择方向不同,但高高在上的态度却是完全一致,他们都怕失去小六,但这种简单粗暴自以为是的“对你好”最终和大多数急于求成的人一样,让对方产生了逆反心理,进而做出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出来。

那么小六的态度到底是怎样呢?或许小六被瘦男抓走时留下的影子能说明一些情况,小六在被抓走时留下了一个迷茫的影子,在Mono接近时消失了,接下来也多次出现,起到指路作用的同时,或许也说明此时她对被瘦男强行抓走是非常抗拒的。而后来在被Mono砸坏了八音盒最终逃出电视机时,她的影子已经率先跑了出来——最后那次小六的伸手或许只是以往的一个习惯之举,而内心中她根本不想去管那个利用自己信任背叛自己的男孩了。

如果有选择……

说到这里我们做个假设,如果游戏不强制破坏八音盒而是让玩家选择,你会选择让小六留在塔里永远沉浸其中?还是砸碎八音盒让她回到自己身边继续一起牵手走下去?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后者,一个很直接的原因是小六已经因此变异了。

那么如果小六没变异呢?相信大家依然会选择救出小六继续同行,因为即便没变异,还会有诸如小六身处灾厄中心、沉迷的状态不正常等理由……其实我们都无可回避,在我们将自己代入到Mono的身份后,已经在此时融入了我们的英雄救美情结,希望能让小女孩跟着自己走下去。为此,我们选择拉她、拯救她,用原本让她非常信任的呼唤欺骗她、毁坏了她的八音盒,这个过程对她来说就是背叛了——别忘了小六还很小,小孩子对背叛的理解其实就是“平日很好的姐姐忽然拿走了自己的布娃娃”这么简单。

还有很多孩子要逃出噩梦

前面我们提到了小六被抓走时留下的影子源于小六的不甘心,而这样的小孩子影子在游戏中还有18个,与小六影子在苍白之城的指引作用不同,其他影子是名为“失灵碎片”(Glitching Remains dicovered)的收集品,那些影子大都在隐秘的角落,并停留在某个状态,考虑到游戏中世界对正常小孩子(相对于学校中怪物化的“瓷娃娃”)的恶意,结合完成每一章的收集后解锁的成就说明“我们之中没有人留在XX了”,以及全部集齐碎片的成就“全员到齐”,不难理解,这些影子就是和Mono相约一起逃离苍白之城这个噩梦的其他孩子,然而却因为某个原因走散,最后在各个场景中死去,在死亡瞬间留下了他们强烈的执念,有的依然在隐藏,有的似乎被什么吸引,还有的则在危险的边缘跃跃欲试……在Mono获得碎片瞬间的痛苦表现或许就是感受到了同伴死亡时的痛苦与不甘,他们没能成功出逃,但他们的小伙伴Mono感受到了他们的执念,干脆打败扭曲世界的元凶,替死去的伙伴们完成了未竟之志。

Mono为何而冒险

我们前面分析,Mono长大变成瘦男后会因为纠结让童年的自己重新开始冒险(或者说再次陷入噩梦),但是童年Mono冒险的目的是为了弥补和小六的遗憾吗?个人猜测不是,毕竟还有其他途中成为“失灵”的孩子们,他们总不至于去冒着这么大的生命危险帮Mono去和女生恢复关系吧?那么其他目的呢?19个手无寸铁的小孩去变异怪物横行的世界去组队打败瘦男破坏信号塔?他们都非常弱小了,虽然从Mono和小六的合作看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实现“小孩子拯救世界”的宏伟目标,但毕竟还是太过冒险。更大的可能,是他们只是想逃离他们身处的扭曲世界(噩梦)。

那么小六是不是他们这些孩子里面的呢?从二人最初邂逅时小六夺路而逃的表现来看,那时Mono对小六来说还很陌生,以前的经历让她无法信任任何陌生人,因此小六并不在其他孩子之中,却机缘巧合地在被猎人抓去后,与Mono一路同行,并越来越信任,而且她出色的运动能力和反应,也的确给Mono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其实没有小六,Mono也已经死好多回了。

成长的烦恼

无论是本作还是前作,《小小梦魇》系列都讲述了成长中的无奈。初代中玩家伴随着小六一路冒险,在成长(越来越熟练)的同时,也不得不面对填饱肚子的问题,从吃下第一块被施舍的面包开始(嗟来之食),到吃掉给她香肠的小三角(其实还是另一个逃生的孩子),到最后当场吃掉了败在自己手下的船主女士(Lady)、霸气地吸掉所有疯狂袭来的食客们的灵魂,小六的成长无展现了了小孩子成长中越来越狠得下去的心。

而《小小梦魇2》中,玩家和Mono一起经历了与小六的一路,初次拉手时相信都被暖到,解锁相应的成就时更是甜得惊喜,大雨中小六的可怜模样让人想抱上去,穿上雨衣后更有久别重逢的惊喜……即便小六在手撕熊孩子、骨灰烤手这一系列硬核行为后,玩家和Mono也都难以去质疑,最后被小六放手后摔落深渊,仍然有不少玩家和Mono一样去尝试寻找完美结局。

这其实都是人在长大过程中面临选择后的迷茫:为什么好友会变成那样?为什么会在最后背叛自己?看着好友就此沉沦还是不惜搭上友情拉TA一把?选择了原谅会一直原谅到最后吗?如果对方是一个柔弱可爱又手牵手走过苦难的小女孩呢?当面对这个结局玩家们努力尝试去理解时,其实也是在求问曾经的自己。

题外话:如果能看出这段解析标题的出处,应该也有过岁月不饶人的成长烦恼吧(笑)。

梦,别太较真

《小小梦魇》系列一直都没有语言和文字内容信息,全程由玩家来理解,虽然故事有了更大的开放性,但会留下很大争议,其中争议最大的就是系列的时间线。

时间线的争议主要来源是官方在访谈中提到的“2代是初代续作”这句话被误传(或理解)为后传,坚信这一说法的玩家基于此对两款游戏的内容进行解读,但大方面的相悖太多,如初代最后已经获得船主女士能力却仍被困在孤岛上的小六,是如何离开初代的孤岛又变回极度柔弱小女孩的?那件初代全程未脱的雨衣为何又会出现在2代的一个仓库中?因此也只能通过边角细节的暗示来勉强证明。

相比之下,2代在1代之前,剧情就相当顺畅了:Mono在去苍白之城的路上救下小六一同前行,在大雨中瑟瑟发抖的小六在学校仓库中拾到了一件合身的雨衣穿上,当Mono终于在电视中打开门却导致小六被瘦男抓走后,Mono直面瘦男救出小六,但导致友谊破裂,关键时小六放手,Mono纠结中长大成瘦男不断重复噩梦,而饥肠辘辘的小六则在自己影子的指引下去那个据说秩序井然(船主夫人的宣传)以及拥有无限食物的贪颚号,开始了初代的冒险。而且续作为前作的前传也不新鲜(比如《荒野大救赎》)。

除了两部正作,《小小梦魇》还有一部漫画和手游《极小梦魇》,都是官方授权但眼镜猴工作室并未参与的番外内容,全部算上的话,大概是手游《极小梦魇》→官方漫画→2代→初代(含DLC),不过小六在《极小梦魇》中已获得的雨衣,这就出现了和“2代为初代续作”相同的一个悖论:已经获得的雨衣为何没有被小六穿在身上而出现在仓库里。只能说:游戏制作方没参与的剧情,就别太较真了吧。

当然,游戏或许本来就如标题所示:是场梦,是场噩梦,没有顺序、没有理由,只有梦醒后还难以忘却的恐惧和结束游戏后久久难以自拔的纠结。既然是梦,就别太去执着于其中的合理性了。

写在最后

笔者比较手残,大概8个小时才通关,之后又用了约2小时完成了收集而解锁了隐藏彩蛋,但是写评测和解析,却花了两天多的时间(总计20多小时),在努力解析两作时间线的先后、将小六留在塔上还是救出究竟哪个正确、一周目的瘦男到底是不是长大的Mono这些时,真的感觉自己也陷入到寻求合理解释的纠结中了。但官方没打算公布,我们这里也都是猜测,想到这里便也释然了。

即便如此,这个纠结过程仍然让笔者感觉这其实也是在享受游戏,接下来在开坑下一款新游戏后,我也会彻底放下这段纠结开始新的游戏之旅。Mono则或许会在某日深陷纠结时忽然摇摇头苦笑一下,继而尝试主动联系和某个和自己一样高跳的年龄相仿的女性,便轻松地走出了自己的执念——但是可能吗?就像游戏标题“Nightmares”,这不仅是噩梦/梦魇,而且还不是一场,所以也不必对未来的DLC或续作能带来官方答案及完美结局抱太大希望,敞开心扉迎接官方的刀子,享受系列特有的恐怖又纠结的游戏体验,就好。

关键词:d800 akg k420 8600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4-2020 www.ctocio.com.cn

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邮箱:5 53 13 8 77[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20005723号    IT专家网 版权所有 

营业执照